bola bear

【轮回】不下线

喜欢

黑鹤:

粮食向,纯友情 




最先迎接孙翔的既不是堆笑的经理,也不是都市传说中冷酷无情的周泽楷,甚至不是孙翔总觉得眼里闪着狐狸精光的江波涛,而是腮帮子塞满肉丸提着一杯奶绿一份煎饼果子的吴启。


与其说是迎接,倒不如说是偶遇。


孙翔为避免跟未来队友面碰面都认不出的尴尬,愣是克服了脸盲症,把队友的长相熟记于心,当即傻了,唐昊之前还一本正经跟他说吴启像真正的刺客一样超然脱俗要他小心对付,如果这样就算真正的刺客,那孙翔初中那会扁着嘴装黑道大哥时就是超一流的刺客。


吴启倒没尴尬,还问他:“要吃不?”


理想中的接风宴应当富丽堂皇,再不济也得在食堂里糊上满脸巧克力蛋糕,孙翔甚至都想好要怎么跟唐昊炫耀了,结果他和未来队友吃的第一餐是在巷尾麻辣烫店里,大叔招呼着让他们自己夹配料,吴启大力推荐:必须黄喉,必须火腿,来碟卤香菇,再洒点香菜,变态辣最带劲!


妈的,被唐昊骗了。


结果他咬着面筋还觉得挺好吃,辣味酥麻入骨,舌尖痒痒的,口腔被浓醇的香气包裹,食髓知味,这比嘉世隔壁的小店味道好多了,肖时钦不让他碰辣椒,清汤寡水,整天都是淡出鸟的饮食搭配,那段时间孙翔因为修身养性,那脸被刘小别誉为剥了皮的鸡蛋,光滑细嫩,气得他就想打飞的去京城揍人,结果天马行空想法跟肖时钦一说,又被果断地拒绝了,他甚至还委婉地建议孙翔不要出门惹麻烦。


吴启说:“哈哈,那不会了,副队对辣情根深种,青梅竹马,要白首偕老举案齐眉的,他不吸取辣椒中的精华就会死掉的……哈哈,听起来好像那什么小说里不吸取那什么就会死的妖怪哦……”


但是周泽楷应该是不能沾辣的。


这倒不是哪个谁告诉他的,主要是因为苏沐橙的饮食不但规律而且健康,别说辣,连睡前多喝点咖啡经理都得火急火燎去劝,生怕女神洁白无暇的牙齿沾染上哪怕一丝污渍,以此类推,周泽楷日子肯定也不好过嘛。


吴启给他夹了片午餐肉,正经地说:“你咋没拿这个,老板家的午餐肉出尘绝艳,吃了这玩意你以后肯定连食堂阿姨的拿手菜都觉得离人间美味差一点。”


不得不说吴启在戳孙翔味蕾方面天赋异禀,孙翔一咬那弹性十足的肉片陪着一根香菜,脆中带软,又恰巧咬到夹层的椰果肉,磨着牙齿清爽地滑入咽喉,一丝辣蹿出喉咙,孙翔大叫:“好吃!”


吴启特别豪放,夹起自己的午餐肉往孙翔碗里丢,语重心长地说:“要换了副队跟你出来,你就吃不着了。就算现在能吃得了,以后也吃不上了。”


当时孙翔还想着江波涛铁定是素食主义者,心想年纪轻轻吃素,怎么跟邹远似的那么清心寡欲,带土特产就是鲜花饼,除了玫瑰味还不带别的口味,等到聚餐就在那扒拉芥兰、皇帝菜,跟邹远单独吃饭简直就是麻瓜跟伏地魔单打独斗的等级,惨绝人寰。


指不定因为江波涛轮回食堂的素菜就特丰富呢?


孙翔这样安慰自己。


刚开始孙翔还有些拘束,坐着直扭屁股,浑身上下不自在,好在年轻人混熟容易,称兄道弟极快,吴启已经勾着孙翔的肩膀说要跟他一醉方休,孙翔惊恐地问他要喝酒吗,吴启笑嘻嘻地在旁边的奶茶店点了两杯珍珠奶茶,递给孙翔,还热乎乎的,他说:“要是被队长闻到身上一丁点酒味,可就糟糕啦!”


一路上情侣成群结队,亲嘴摸脸都是看腻了的,于是两个单身男人喝奶茶迅速成为视线焦点,孙翔只觉得后背发寒,被人盯着的时候他总能想起七期聚会时徐景熙讲的鬼故事,虽然一听就是瞎编的,但孙翔还就是觉得有那么点毛骨悚然:世界上有无数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正围绕着你,而你一无所知。


吴启嘬了一大口珍珠,满嘴黏黏腻腻的珍珠甜,甜得他咬字都不清楚了,他说:“你一进咱轮回的门就不觉得有东西缠着了,相信我。”


孙翔就纳闷了,这什么道理。


站俱乐部后门一看,他突然理解吴启的说法了,正常俱乐部哪能前门看着现代化得正气凛然,后门却修得这么红红火火,贴套手写对联倒还能接受,挂一对灯笼贴一对门神,还悬着串辣椒,跟回老家似的,特喜庆,孙翔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奶奶下一秒就得探出头问自己要不要喝鸡汤了。


孙翔趁吴启刷卡开门时转身在七期群里发消息说:卧槽,轮回这战队有毒!


刘小别秒回:他们后门更毒!


这次他没反驳刘小别,徐景熙直呼孙翔转性,其实孙翔是真的没法对着这装修说后门比前门美艳,手机往裤兜一贴就跟着吴启进去了,吴启说经理他们就在大厅等着还拉了条横幅,孙翔凑近一看,真是横幅,通体火红,贴着“欢迎孙翔选手加入轮回战队!”几个字,那感叹号还是用曲别针固定的,虽不算歪歪扭扭,但也端正不到哪里去,孙翔一想,他改签航班也是临时决定的,估计为了搞这横幅经理都急冒汗了。


接着周泽楷说的欢迎词。


简短但很清晰,孙翔心说,妈的,袁柏清居然还敢造谣说周泽楷说话九成靠“嗯”一成靠江波涛,靠,居然被袁柏清驴了。


吴启跟江波涛说:“咱们刚才吃过麻辣烫了。”


江波涛“啧”了声,但他没顺着经理那副要吃药的模样指责吴启什么,而是说:“接风宴照常吧。”


宴席规模不大,坐的一圈选手,经理也没跟着掺和,把卡留周泽楷手上就回家陪老婆了,他们对着菜单面面相觑,还是江波涛说:“你们别这么冷静沉着啊,平常不都挺活泼的吗?倒是说两句话呀,到底要吃什么呢?”


结果还是死一般的寂静。


周泽楷把菜单递给孙翔,让他点。


孙翔来前跟肖时钦讨教过和新队友友好相处的方法,肖时钦倾囊相授,受了不少挫折的孙翔只觉得受益匪浅,所以现在表现得特别谦让,硬是克制住了体内嚣张的纯肉食黑龙,又把菜单推给了周泽楷,保护菜单的塑料膜就隔在玻璃桌上来回摩擦,最后连江波涛都看不下去了,说:“我点我点,你们就别折腾了。”


服务员小姐就偷看着孙翔笑,弄得他怪不好意思的。


江波涛点菜风格简单粗暴,问完孙翔忌口,就八大菜系各点一道最经典的,再弄了几份队友爱吃的,羹汤一碗、锅仔一个再加时蔬一道,配菜随酒店的卤水拼盘和黄豆花生米,饮料就点当季的鲜榨果汁,主食点的却是最简单的线面和米饭,清淡与麻辣相结合,香酥与细嫩并存,孙翔先前在越云,战队不景气,工资也低,没钱吃喝,转到嘉世去,先是被叶修搞得焦头烂额没空顾及饮食,而后又被饮食克星肖时钦逮到,现在光是听江波涛报菜名,孙翔就觉得垂涎三尺,恨不得立马一整桌菜上齐,然后给整天老鸭粉丝汤的唐昊拍张照片炫耀。


吃着菜,孙翔就觉得周泽楷这人真是特别好。


虽然给夹的菜没一样自己喜欢,周泽楷甚至还给孙翔装了一整碗海蛎,但瑕不掩瑜啊,比如刘小别,就只会给孙翔夹青椒或者大蒜生姜,损得不行。


这时吕泊远举起自拍杆伸到咕嘟咕嘟冒泡的蛋腐上,对着还在往上喷热气的漩涡“咔嚓”一下,杜明嚷嚷道:“喂,我和吴启剪刀手都摆好了,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晒队内友谊呢!难道在你心目中我和吴启还比不上食物嘛!我对你太失望了!”


吕泊远一脸嫌弃地说:“我要拍也拍队长和孙翔,你俩有啥好看的,不仅污我雪亮双眼,还占我手机内存。”


肖时钦诚不欺我,轮回真挺像男生宿舍的。


孙翔拿筷子戳了戳肚子鼓囊囊的海蛎,突然觉得似乎被挂牌配合一叶之秋大甩卖并不是那么糟糕的事情。


还没来前孙翔整晚整晚被吓醒,明明不是会做噩梦的人,可醒时刚接手一叶之秋的意气风发荡然无存,他想继续打荣耀,虽然转入轮回就意味着队长的领导地位丢了个干净,对孙翔而言也无所谓,这事情的重要性跟冠军、变强根本没法比,在孙翔心目中这之间差了至少十万八千里远呢。


这时江波涛隔着周泽楷给孙翔夹了颗红烧狮子头,孙翔就是那种对见肉走不动海鲜爱不来的典型代表,两眼险些放光,那边吴启还在跟吕泊远争论,时不时方明华还要凑上去撩几句,吵吵嚷嚷的,江波涛笑着对孙翔说:“我们队就这样,习惯就好了,毕竟时间还长呢。”


周泽楷附和:“嗯,把这里当家。”


原本孙翔还想江波涛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结果还是周泽楷给他当了回翻译,孙翔嘿嘿笑着就低头扒饭,这时江波涛拿胳膊肘撞了下周泽楷,嫌他说得太直接,周泽楷小声说:“你让我表示的。”


宛如被欺负的小……大白兔。


江波涛语塞,默默从盘子里夹了片盐焗土豆塞进周泽楷嘴里,说:“行,小周你吃着喝着。”


最后一道主菜是小火锅,咕嘟咕嘟冒着泡,盛满了各色蔬菜海鲜,汤底颜色纯净,一颗颗枸杞正在享受漂流,菌菇浓醇质朴的香味灌入了鼻腔,孙翔食指大动,正要开动,江波涛说:“哎,我和方哥都饱了。这两份你们随意享用吧。我们俩去付账了。估计经理看到账单得吓一跳呢。”


原本他是想叫服务员过来的,结果方明华想趁机看看酒店环境,说是琢磨着要给媳妇儿办个结婚周年庆,干脆就一块儿去前台了。


周泽楷自觉地把他俩的小火锅搬到玻璃桌上,江波涛见状感觉一阵放心,也就和方明华边讨论近日房价涨跌边结账去了。


等他们撑着肚皮把小火锅吃干抹净,结账回来的江波涛和方明华看到包括周泽楷在内的选手那副吃得生无可恋的模样,都是目瞪口呆,愣了半天,方明华才喃喃说:“吃不完就打包啊,你们智商都下线了啊,这才几点,全城只有老爷爷老奶奶和小学生才会在这时候睡觉,你们的智商算哪种……”


孙翔也不知道怎么的,脑子就是一抽,说:“没呢,我企鹅还在线呢!没下线!”


吕泊远拍拍孙翔的肩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说:“小伙子,没喝酒别装醉碰瓷啊。”


一群人在街上回宿舍时就说着近来的趣事,周泽楷与江波涛就走在孙翔旁边,江波涛跟孙翔交代了宿舍情况,还说行李已经帮忙送到宿舍里了,他就住在隔壁,明天可以帮忙整顿宿舍,周泽楷就跟着说他也能,江波涛顿了顿,没接周泽楷的话,而是说:“对了,千万别信天气预报,出门都得带着伞。”


孙翔琢磨着不就是多变吗,不至于啊。


结果没过几天,早晨训练结束,从主楼里一探头,就被淋了一阵雨。


还好撑着把大花伞的吴启路过,顺便把孙翔带去了食堂,路上还絮絮叨叨跟孙翔说住宿舍里千万得注意卫生,周泽楷跟江波涛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还会突击检查宿舍卫生,不合格,两个还就站在那里盯着等你打扫干净,怪渗人的,明明周泽楷自己宿舍也乱七八糟的,但他仗着自己是队长就巴拉巴拉的,雨下得太凶猛,有些话孙翔还真没听清楚。


孙翔一想到嘉世宿舍里乱糟糟的电线和到处乱丢的衣物就觉得一阵头疼,问吴启有没有破解方法,吴启一脸深沉,说:“咱队长是无解的枪王嘛,而且看副队那样你觉得恳求他有戏吗,除非你跟方哥求情,但他老人家铁石心肠,就算你流下真诚的眼泪,他也……”


方明华拍了吴启后脑勺一下:“说谁老人家呢!”


吴启嘿嘿笑着,说:“那肯定不是说你,谁不知道你还是十八岁花季少男呢!”


他们继续往食堂里走,孙翔突然问:“怎么说看副队那样就不能恳求他啊?”


你永远无法预测申城的下一秒是阴是晴,就像你永远无法猜透江波涛究竟在想什么,吴启如是说。


据可靠消息,某次江波涛笑盈盈地说一生挚爱油焖大虾,其实心里想的是昨晚全队偷溜出去串的臭豆腐,但他下一秒就躲开了周泽楷来势汹汹的筷子抢着舀完整碗芙蓉蟹粉,丝毫没有平常的谦让,行云流水不曾停顿,流畅如被千锤百炼过,他吃得津津有味不说,还拍了照片发朋友圈求点赞,说是战果。


和他围桌聚餐,连周泽楷都占不了便宜。


这让初来乍到的孙翔差点没把江波涛当洪水猛兽。


毕竟周泽楷吃饭时快准狠联盟里是出了名的,连微草和轮回聚餐时刘小别暗中挑战,周泽楷都不为所动,愣是没让他成功,这让七期当之无愧的抢菜之王刘小别失还魂落魄了好一阵。


非典型性天蝎座却没有丝毫自觉,边跟盛饭大婶唠家常边让大婶帮孙翔打了碗米饭,溢着股江南水乡特有的味道,暖洋洋的,正值盛夏,蝉鸣不绝于耳,吵得烦人,食堂的空调却吹得舒适,此时孙翔只觉得副队长如艳阳般耀眼——往大婶面前一戳刷张脸卡,连饭都比往前多半勺,待遇惊人。


孙翔请教:“要怎么才能跟她们混成一片?”


吕泊远翻了个白眼:“你首先得能跟着她们秀段舞姿优美广场舞,否则没戏。”


江波涛筷子一顿,解释说:“我那是健身操。”


吸溜完半碗面条的杜明插嘴了:“没错,你们别污蔑副队,甭管他跳什么最炫民族风小苹果,那都是在健身,绝对没有跟大婶们融为一体还跃居领舞地位。你们这些宅男怎么会懂这种体育精神呢?肤浅!”


周泽楷就那闷笑,肩膀抖个不停。


原本孙翔没想跟着笑的,但耐不住方明华凉飕飕一句“能把广场舞跳出小天鹅风范的全联盟可就咱波涛一人,可得宝贝着点,未来的广场舞王朝缔造者啊”直接呛得他直咳嗽,江波涛边给他拍背边说:“方哥就算了,你们几个这是要造反啊。”


江丞相,周皇好像也笑了。


当时孙翔真信了电竞记者的鬼话说轮回战队时时刻刻都洋溢着团结和谐的气息,但当晚经理跟他们说隔壁饭馆盛情邀请战队选手过去坐坐,能打折,就希望周泽楷拿饭桌当背景板发张自拍,孙翔心说轮回已经穷困潦倒到要靠核心选手卖脸混饭吃了吗,结果这想法被杜明一听,杜明就说:“孙翔,咱宿舍中央空调可就是出卖队长色相换来的。”


孙翔没好意思说嘉世电脑机房一套设备都是厂商签了苏沐橙代言后厂商屁颠屁颠给送的。


他们上饭桌讨论的就不是接风宴那天的玩笑了,而是荣耀技术之流,孙翔对这些技术钻研最感兴趣,凑着聊得特别起劲,甚至还约好何时私下竞技场里凑着打几场,方明华乐呵了:“哎哟,要不要22啊,免费给你们当奶,我够仗义了吧!”


江波涛笑着说:“那不成,咱们22照旧不带牧师。”


周泽楷张了张嘴,刚想说话,江波涛就说:“小周,你跟着我们打22就过分了吧,你还是找孙翔玩吧。”


孙翔说:“我们可以33呀,刚好嘛。”


这时饭菜都上了半桌,周泽楷特不情愿地借了吕泊远的自拍杆一拍,连美颜都不搞,直接定个位发上了微博,连个字都不配,孙翔看着就想,怪不得粉丝都说周泽楷懒,八百年才发张自拍,微博里除了转发微博就没自己说过话。


拍完周泽楷就说:“开吃吧。”


一时间天雷勾地火,方明华的筷子刚碰到水煮肉片的边就被吕泊远拨开,但他随后就因为杜明蛮横的勺子功迫不得已退出水煮肉片赛场,杜明得意洋洋地舀出一块肉片,刚想往嘴里送就被伺机而动的吴启一筷子夹走,连挽回余地都没留,直接进了肚。


孙翔在他们争夺的时候默默戳了块荔枝肉回来,心想他们为什么非要吃水煮肉片,别的不是也挺好的。


还有,谁说他们团结友爱的。


都是骗人的!


可能世外高人周泽楷也不能理解,但他是真的很想吃水煮肉片,问题是江波涛筷子微动,就等着往水煮肉片里面釜底抽薪找肉片,这时候往上赶就是自找苦吃,他只能跟着孙翔一起品尝荔枝肉,有点酸,还有点甜,番茄酱的味道浓郁,涂满了切得大小刚好的肉块,盘里配的菠萝块爽口,也不比水煮肉片里的豆芽菜差到哪里去。


此时水煮肉片边的风起云涌消停了,江波涛的筷子轻拢慢捻抹复挑间连吴启都直接阵亡,好在江波涛人性犹存,豆芽菜与肉片一齐挑走,还留下了不少肉食,看吕泊远那架势估计又得争夺不下五回。


只有江波涛悠悠哉哉给周泽楷和孙翔各装了一碗苦瓜羹,也不知道他怎么装的,孙翔碗里苦瓜少蛋花多,而周泽楷碗里几乎都是苦瓜,周泽楷神情复杂,江波涛还苦口婆心地说:“小周,苦瓜清热解毒,伯母说看你最近都有上火的迹象了,还嘱咐我监督你饮食呢。”


周泽楷硬着头皮喝了一口,说:“好苦。”


江波涛笑着说:“正常,喝习惯就好了嘛。”


随后江波涛又加入了战场,横扫千军,连一直卧薪尝胆等着吃酱骨头的方明华都不是其对手,看得孙翔目瞪口呆,他是真没想到轮回出来聚个餐都能搞得跟苏沐橙闲来喜欢看的宅斗剧似的,尤其是江波涛,前几天看着不动声色,动起筷子跟魔王降临一样,其实力简直深不可测。


孙翔悄悄问周泽楷:“你们每次聚餐都这样嘛?”


周泽楷说:“呃……差不多。”


所谓水深火热大概就是如此,嘉世聚餐那会儿虽然肖时钦也跟江波涛似的,关怀得无微不至,但肖时钦肯定没有能拿公勺就把苦瓜和蛋花就分清楚的本事啊,孙翔心想要是自己额头冒痘,估计也就周泽楷这待遇,当即觉得是时候戒薯片了。


回宿舍,孙翔就在七期群里说了自己的宏伟蓝图。


邹远幽幽地说:以前我们劝孙翔,他都不听;结果现在自主自发要健康饮食,轮回真是不可小觑。


孙翔气得不行:我咋了!我一向很自觉的!


刘小别感叹:嫁出去翔翔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


唐昊冒了个泡:孙翔,别忘了回娘家看看。


徐景熙跟着说:扯上二尺红头绳,给我翔儿扎起来……


孙翔沉默片刻,正准备输入一串义正辞严地反驳他们,刘小别就大呼小叫地在群里吼:Boss孙翔要开大了,短腿奶赶快躲!速度!


徐景熙说:444,我已经顶锅跑到八百里开外了!


孙翔抱着抱枕在床上滚来滚去,这群人!靠!太不靠谱了!谁是翔儿啊!


就这样磨合到夏休期结束,孙翔觉得自己已经能完全融合到这个集体当中了,跟吕泊远他们几个随时随地勾肩搭背,一字排开碾压宿舍的走廊,再唱首根本不在调上的豪迈歌曲,爽得不行。


不仅如此,跟周泽楷的配合也越发得心应手。


虽然江波涛的战术指导方向和肖时钦不同,肖时钦事无巨细都会交代给孙翔,到赛场上还能指挥,但江波涛在训练前就只是粗略地告诉他们战术方向,到了训练时也不会像肖时钦那样连坐标都点明。


刚开始孙翔还有点不适应,以至于一叶之秋跟一枪穿云总是脱节,行动波段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江波涛语重心长地跟他说:“孙翔,当前目标是你要观察小周的行动方向来推断你的行动方向,你熟悉这个之后才是自由发挥时间。”


孙翔特别苦恼:“可我真的搞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江波涛说:“你要用心去感受啊。”


随后的训练孙翔觉得他已经真心实意在感受周泽楷的思维了,但还是失败了,甚至比之前还糟糕,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救了,在七期群里说:我完了,我都搞不懂队长在想什么,怎么办哦……


徐景熙说:呃,你还是我熟悉的孙翔吗?你为什么用省略号却不用感叹号?


然后他又说:顺其自然嘛,我在赛场上想完全理解队长的战术意图也不可能,还老被自愿当诱饵,你再想想黄少,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奶都奶不着,更别说了解他的行动了。但是你多练练就行了嘛,找到那个感觉!感觉!


邹远敲了一行字:别慌,多试试看就好了,真的!


这时刘小别说:没错,不要灰心嘛!翔儿你一定可以的,我看好你!但冠军肯定是我们微草的,你想都不要想!


徐景熙怒了:滚!明明就是我们蓝雨的!


蓝绿大战一触即发,孙翔默默下了线,他估计明天一早打开群又是99+的消息等着他。


徐景熙说要顺其自然啊。


孙翔试着放轻松,用一个自然的状态训练,连日下来虽然效果并不是那么明显,他自己也不觉得有多大进步,但江波涛看起来心情有所转好,孙翔想:这是不是说明我做得比以前好了呢!


就这样循环着训练,孙翔甚至开始尝试多跟周泽楷沟通,企图通过了解周泽楷本人了解他的行动,但大部分时候都是失败的,可终于在某一次训练后,江波涛满意地拍了拍孙翔的肩膀,说:“孙翔,你做得很好,为了庆祝你和小周顺利配合,我们今晚出去吃顿好的,我出钱,你们随便吃。”


自那之后,他心情舒畅到快要飞上天际了。


除此外呢,生活也很丰富多彩,方明华的妻子时不时会给轮回队员带些点心,第一次见孙翔的时候,她惊喜地夸赞孙翔的身材傲视群雄比她家明华好了不知道多少倍,然后塞给孙翔一盒小饼干,孙翔躲宿舍里吃完,奶香味还在口腔里回荡,曲奇饼干特有的麦香和酥软让他欲罢不能,可惜的是由于太美味,吃得快了点,没来得及留念,就拍了盒子放到微博上,引来一众粉丝惊讶:什么!我们孙翔居然也有这么精致的生活品味吗!


最不可思议的是,每次的点心都不一样。


不得不说方夫人心灵手巧,模具都是她自己做的,有时候蛋糕还能添小花,甚至给他们带过彩虹蛋糕,一层层不同的颜色,奶油涂得刚刚好,最面上那一层还画了个小爱心,方明华当机立断切走了那一层,孙翔尝着觉得不比店里卖的差,甚至还更好吃。


江波涛说:“所以说他是人生赢家呀。”


不仅年纪轻轻就在一群光棍中脱颖而出找到了媳妇儿,媳妇儿还貌美如花,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不愧是每次情人节都被集火的男人。


后来方明华才说原来他老婆不会做甜点的,家常小菜倒是做得很拿手,结婚后才学的甜点。


江波涛的眼神特意味深长,一问,周泽楷才说方明华爱吃甜的,孙翔刚开始还不觉得有什么,坐在食堂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吕泊远启端着黄焖鸡米饭坐到他身边,准备跟孙翔分享微博趣事时,孙翔突然说:“嗯,我觉得他们烧得对。”


少年你这反射弧也是挺清奇的嘛。


新赛季艰苦的训练就是靠方嫂的甜点熬过去的,摄取糖分的时候孙翔都没心思去想到底要不要拍照跟唐昊炫耀,因为实在太美味了,由于生活太充实,每天训练完就是吃饭,吃完饭就是休息,孙翔在微博上也跟个失踪人口一样,连他最亲爱的唐昊小混蛋和刘小别小混球@他,他都不回,跟周泽楷再世似的,一时间联盟选手里盛传周泽楷病毒会传染,看孙翔才到轮回没多久,连微博都不刷了。


全明星的时候唐昊怒斥孙翔居然不理他,旁边刘小别还帮腔说:“就是,翔哥自打嫁进轮回后那日子过得够滋润,连我们俩都不在乎了,我心已死,让我静静。”


孙翔辩解说:“我每天睡都来不及,哪有空刷微博!”


刘小别说:“卧槽,周泽楷和江波涛就是这样奴役你的吗?!可怜我翔吃不饱穿不暖睡不好,是我错怪你了,但是我已经把邹远带给你的鲜花饼吃完了……如果你实在想吃我试着吐出来,你等等……”


接下来就是他俩绕着唐昊玩起了跑跑抓。


跟三岁小孩似的。


来找孙翔的江波涛就靠在墙边,看着孙翔,等孙翔注意到自己副队长的时候,江波涛笑着说:“孙翔,他们商量好了说是去KTV唱歌,唱完再回酒店,你要来吗?”


答案是肯定的,孙翔跟着江波涛一溜烟就跑了,直接脱离战场,气得刘小别说要跟他绝交。


之后他们也跟着唱了几次K放松身心。


孙翔跟七期生聚会时几乎不开嗓,一飙高音邹远就说要报警,十分打击他的自信心,但轮回的队友实在太热情,盛情难却,孙翔唱了首很温柔的民谣小调,词酸酸的,就跟老家门前挂的葡萄似的,唱多了却又觉得有些甜味涌入咽喉,吴启带头鼓掌,说:“孙翔唱得好,比队长和副队唱得好多了!”


接着周泽楷和江波涛来了首情歌对唱,本应该是个暧昧朦胧的场景,该让人浮想翩翩的,没想到他们俩唱功实在太过惊人,一个总往低音跑,另一个音都快飞上天了,魔音贯耳中吴启小声说:“你看吧,你还是很优秀的。要对自己有信心。”


轮到杜明时,吕泊远起哄要他唱电灯胆,说杜明每天睡前都站阳台唱,可好听了,杜明刚想反驳说哪有这回事,方明华就悠悠地说:“他俩还不是朋友呢,唱什么电灯胆,换一首!”


结果方明华切到江波涛点的亲爱的那不是爱情,指名要杜明唱这首,杜明只觉得憋屈,撕心裂肺、摇头晃脑地唱完,嚎着:“那我都没谈恋爱呢!唱什么分手啊!而且我也不想分手啊!好惨好惨啊!”


然后他唱了队里每逢唱K必点的丑八怪,唱得颇为深情,孙翔这才有点回过味了:“怎么!我怎么听着觉得杜明这是在单相思啊?”


吴启悄悄给孙翔点了个赞。


等他们每个人都轮过一遍后,吕泊远清了清嗓子,一副天王巨星的模样站起来走到正中央,说:“刚才开嗓开得差不多了啊!现在我要正式开始了啊!前方高能啊!Come some music!”


杜明很配合地一打响指,切歌,前奏响起。


包间里吵吵嚷嚷,不在音调上的歌声此起彼伏,乱糟糟的,时不时吴启和杜明还掐着嗓子模仿女声给唱得正起劲的吕泊远添堵,热闹得不行。


最后周泽楷说:“该我了。”


孙翔原以为周泽楷肯定一句都不在调,没想到他自个儿唱连伴奏带都不用放,就没有不准过,孙翔看了一眼笑眯眯给周泽楷拍照的江波涛,小声问吴启:“副队有自己唱过歌吗?”


吴启先是称赞了孙翔的机智勇敢,然后低声说:“那肯定不能,据说副队刚进轮回的时候他们集体出去唱歌,他义无反顾往上一站唱了首风吹麦浪,队长连着做了好几天噩梦,然后他们熟了,干脆狼狈为奸,一起唱,这样队长就不会觉得恐……”


江波涛笑着凑了过来,说:“吴启,你在说什么?”


结果当晚的宵夜就是吴启请的客,虽然吃的也不多,几个大男人就几串肉几碗麻辣烫,也够节约的了,但吴启还是捂着他的钱包跟被欺凌的小媳妇儿似的,哭着喊着说:“你们这些有钱人还要奴役我这个穷光蛋,还有没有人性了啊!我要告诉经理!你们都欺负我!”


杜明夹走了他碗里的鹌鹑蛋:“靠,你小学生啊。”


这时孙翔问吴启:“那我到底是应该理解为副队唱歌带跑队长的调,还是理解为队长因为是和副队唱歌故意走的调?”


吴启说:“孙翔啊,你不懂,副队唱歌特别好听,天籁之音啊,连我都不由自主沉浸其中。”


不就是江波涛在往这里看吗!


没出息!


话虽如此,他还是想起了某次训练时完全自由任性,打得痛快淋漓,因此被江波涛温柔地“打骂”的场景,被李华冠以无所畏惧神经比小行星带粗称号的孙翔也情不自禁多喝了一口果粒橙。


随着一次次比赛,过完年,赛季的氛围愈发紧张,背负粉丝三连冠期待的轮回压力很大,虽然队员不那么觉得,但周泽楷和江波涛跑经理办公室的次数越来越多,孙翔都连着好几天没在食堂里看到他俩了。


要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俩跑去约会了。


“卧槽,那画面想想就有点美。”


之后轮回选手们跟他俩打招呼都带着点审视的目光,弄得对视线比较敏感的江波涛莫名其妙。


后来孙翔跟周泽楷私下练习的时候无意间说起群众的臆测,周泽楷没生气,只是笑了笑,跟没事人似的,就好像被传八卦的不是他,他说:“挺难想象的。”


“你咋不生气呢。”


当年孙翔跟唐昊打完父子局,唐昊险胜,七期群里就传谣说孙翔比武招亲输给唐昊,只能委身下嫁,孙翔憋屈地在叫爸爸跟出嫁中思考了很久,最后还是没忍住把那群人一个个轮出去打竞技场了,赢了完事后还要得意洋洋地跟他们说:“叫爸爸!”


周泽楷很疑惑:“应该生气吗?”


孙翔磕磕绊绊:“应……应该吧。”


他是第一次产生这种在教坏纯洁小孩的错觉。


对象还是周泽楷!


过了一会儿训练结束,孙翔伸了个懒腰,活动筋骨,扭着他僵硬的关节,正打算收拾桌面,周泽楷递给他一杯温水,里面漂着片柠檬,新鲜的,酸味在喉咙上游走着,冲走了缺水的干涩感,其实孙翔更想喝点碳酸饮料的,但是周泽楷说会发胖,孙翔一想到经理对自己的体重要求,就冒冷汗,说:“我有在健身啊!我天天都在健身啊!不会发胖的!”


周泽楷说:“以防万一嘛。”


其实孙翔老觉得周泽楷在幸灾乐祸。


回宿舍里把想法跟七期生一说,刘小别说:他有啥好幸灾乐祸的,我们队长说周队吃的是草挤的是奶啊,为了保持身材不容易啊,心疼1s先。


这时邹远说:没呢,我听说周队本来就不爱吃肉。


袁柏清幽幽冒泡:所以幸灾乐祸啊,周队草食,但咱们七期一枝花可是肉食动物,不汲取肉类的精华就会死掉,你们懂个屁啊!


孙翔发了条语音,怒吼“谁是七期一枝花!给我讲清楚!”后,李华就说:是唐昊啊,绝对是唐昊,七期珍宝美娇花小霸王唐昊,已盖章确认,童叟无欺,而且反正唐昊也不在嘛!


孙翔满意地把手机一丢睡觉去了。


这答案他喜欢,能点32个赞。


结果当晚做了噩梦,虽说他在跟江波涛描述是说的是噩梦,但其实只是个让他觉得不甘心的梦,他梦到轮回没有夺得冠军,特别落寞地看着也不知道哪个队风风光光举起奖杯,等他气愤地把这个梦说完,江波涛问:“孙翔,你今年多大啦?”


孙翔愣了愣,说:“档案上不是写了嘛……”


江波涛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还年轻呢。时间还长呢。”


当时孙翔还挺得意的,是啊,他是还很年轻嘛,等轮回真输了拿了个亚军时,他好像有点回过味了,对于他们而言还有无数个冠军在征程上熠熠生辉,等着他们去夺取,但话虽如此,孙翔只觉得蹲在选手通道里的自己承受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沧桑,要是这时候再抽根烟,更是悲凉了。


他往群里输入:靠,输了,来年再拿冠军。


刘小别回:滚你丫,明年冠军我们的。


唐昊愤怒地说:呼啸夺冠!!!


邹远没跟他们掺和,他默默地许愿:啊,希望下个赛季我们百花挺进四强。


徐景熙说:你这个心愿好朴实。


邹远发了个微笑的表情,然后敲了行字:这样真正十一赛季夺冠的时候才会更开心嘛。


李华感叹:邹远肚子里坏水越来越多了,可怕。


看着他们越聊越偏的话题和又要打起来的蓝绿大战,孙翔悲愤欲绝:我是让你们安慰我!你们在干嘛!


输完这段话他看到了周泽楷和江波涛,江波涛跟他说,庆功宴当然想都不要想,但是去唱个K吃个大排档还是没有问题的,孙翔原以为他们肯定会很失落地躲在墙角聊人生,没想到这么快就恢复平常的样子了,江波涛走在前面打电话订包厢,孙翔就问周泽楷:“队长,没得冠军,你不难过嘛?”


周泽楷说:“难过啊。”


孙翔又问他:“那你为啥看起来这么还自然?”


周泽楷愣了愣,说:“我该哭吗?”


这时江波涛回过头来,以狐疑的目光看向他们俩,孙翔不禁后退了一步,企图让周泽楷独自承受,但江波涛随后就转移了视线,他说:“不行,这个年龄的男人流眼泪会变成珍珠,要被抓到研究所里解剖的。”


大哥,你几岁了,讲这种故事骗人。


就在孙翔打算表达对此的蔑视时,江波涛往孙翔嘴里塞了颗薄荷糖,明明是甜的,孙翔却觉得有点苦涩,像是小时候不懂事爬上树摘下的花,含在嘴里酸酸的,咬着脆生生,像刚在油锅里滚过的花生米,孙翔用力一咬,里面夹着层奶油,流在口腔里甜腻腻的,他搞不明白江波涛怎么会吃这么有少女情怀的糖果,但看着周泽楷也鼓鼓的腮帮,最后还是没质疑江波涛挑选零食的口味。


江波涛说:“谁让这糖这么像人生呢。先苦后甜。”


周泽楷笑了笑,说:“明年一定甜。”


江波涛笑着说:“嗯,我也这么觉得。明年我们肯定是冠军。但是在那之前吧,小周,先跟你请个假,夏休期我想去旅游。修身养性,调整心态。这样也不错。”


孙翔嘟囔着:“那你们夏休期还陪不陪我训练啦?”


“哎,上次竞技场到一半掉线的是谁呀?”


孙翔没好意思说那次是表妹为了抓自家的大肥猫不小心拌到网线上了,好在铺的地毯特厚,不然孙翔又得被他妈训一顿,只好强装镇定,嚷嚷道:“这次我不会下线的!你们也不准下线!下线请吃饭啊!”


“嗯。”


“好啊,叫上泊远他们,不下线,战通宵。”




时光易走,你我长留。




END.




可能有些地方没修到,若仍有虫还请帮捉´∀`

评论

热度(714)